首页 > 社会 > 正文

山东墨龙控制权“一女两嫁”,公告还说谎
2020-11-29 08:24:45 来源:财通社 编辑:贺强

导读:在2018年维持一年盈利后,山东墨龙2019年业绩再恶化,归属净利润亏损约1.96亿元,同比下降312.28%。今年前三季度,山东墨龙归属净利润再亏损约1.7亿元。

来源:财通社

作者:财通社

文章已获得转载授权

山东墨龙的控制权转让再生波折。在山东寿光国资局确定入主之后,山东墨龙被曝光将控制权“一女两嫁”,且未披露该事项,引来深交所关注。

此外,山东墨龙还涉嫌在公告中撒谎,辩称未能及时披露该事项的原因,是因为张恩荣并未告知上市公司董事会。而据媒体报道,山东墨龙原董事长刘云龙不仅知情,而且见证了整个协议的协商和签订过程。

由于业绩不佳,近几年山东墨龙AH股股价都已经大幅下跌。其中山东墨龙H股已成仙股,市值从高点跌去93%;山东墨龙A股股价也从高点跌去了86%。

山东墨龙或涉信披违规

此前已遭证监会重罚

9月29日,山东墨龙发布公告称,前一日,寿光金鑫与控股股东张恩荣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张恩荣将其持有的山东墨龙 2.36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 29.53%)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寿光金鑫行使。

《表决权委托协议》生效后,张恩荣将不再是山东墨龙的实控人。

资料显示,寿光金鑫注册资本为3.6亿元,是寿光市重要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主体。寿光国资局持有寿光金鑫100%股权,是寿光金鑫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权益变动完成后,寿光国资局将成为山东墨龙的新实控人。

寿光国资局入局,对深陷经营困境的山东墨龙来说本是一件好事,不过山东墨龙原实控人张恩荣想抽身离去却没那么容易。

11月25日,山东墨龙在一则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披露了张恩荣另一份拟将控制权转让的意向协议,涉嫌将控制权“一女两嫁”。

公告称,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张恩荣于2020年1月19日与一名自然人(以下简称“该自然人”)签署一份意向协议,约定张恩荣拟向该自然人转让公司股份198,617,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89%,该自然人已于2020年1月20日向张恩荣支付5000万元定金。

该自然人为寿光市某民营企业(以下简称“该企业”)董事长,该企业主要从事钢铁、木业等生产及销售。

2020年8月底,山东墨龙公布了半年报,公司经营持续亏损,而该意向协议并无实质性进展,因此张恩荣向该自然人提出解除协议,该自然人没有同意。

为了尽快化解上市公司经营风险,张恩荣将上市公司面临的实际困难向寿光市政府进行了汇报,寿光国资局同意对上市公司进行纾困救助。2020年9月11日, 再次告知该自然人终止协议,并退回 5000 万元定金。

随后,张恩荣与寿光金鑫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山东墨龙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寿光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张恩荣早在今年的1月19日就签署了控制权转让协议,但是山东墨龙并未就此事进行公开披露。

根据《证券法》第80条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股票在国务院批准的其他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交易的公司的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公司应当立即将有关该重大事件的情况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和证券交易场所报送临时报告,并予公告,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

《证券法》还对重大事项的具体范围作出了列举,其中包括“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况发生较大变化”这一项。

律师表示,倘若股权转让没有履行信息披露事件属实,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可能涉嫌信息披露违规,一旦监管机关查证属实,该上市公司及控股股东可能会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

而在此前的2017年,张恩荣、张云三父子以及山东墨龙已经因财务造假、信披违规、内幕交易等遭到监管部门的重罚,父子二人合计被罚没超1.5亿元。

原董事长主导的收购谈判

公告却称董事会不知情

对于未能及时披露该事项的原因,山东墨龙在回复公告中表示,是因为张恩荣并未告知上市公司董事会。

但根据《华夏时报》的报道,山东墨龙原董事长刘云龙对这桩交易全程都知情。

《华夏时报》10月份的一篇报道援引一名知情人士的说法称,“当时是由山东墨龙董事长刘云龙主导的谈判,作为张恩荣的代理人,刘云龙不仅知情而且见证了整个协议的协商和签订过程。”

该知情人士表示,由于山东墨龙控股股东张恩荣已经年届80岁,最后协议签订也是在张恩荣在寿光的家里完成,“第二天5000万定金就到账了。”

据称,双方约定山东墨龙转让股票的价格为每股4.2896元,总价为851987483.20元。

上述知情人士还告诉《华夏时报》,1月份双方签订了协议后新冠疫情爆发,导致原定的财务审计以及尽职调查工作直到3月份才开始进行,“我们的审计和尽职调查工作都完成了,刘云龙告诉我们,因为张云三还涉及内幕交易的案子没有最终判决,控制权转让暂时还不能进行。”

由此来看,山东墨龙不仅涉嫌信披违规,就连公告披露的内容也不尽真实。

10月28日,张恩荣告知山东墨龙,其收到一份来自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诉讼文件。该自然人以上述签署协议事项违约为由对张恩荣提起诉讼,并要求另行赔付定金5000万元及承担相关诉讼费用。目前,张恩荣持有的部分股份(1500 万股)已被司法冻结。

值得一提的事,11月7日,山东墨龙公告称,刘云龙因工作调整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职务辞职后,刘云龙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山东墨龙A股曾诡异涨停

港股已成仙股

山东墨龙虽然没有对外披露1月份签订的这份股权转让协议,诡异的是,其股价却在3月20日以及4月20日附近多个交易日涨停。

公开披露显示,在3月24日、4月24日和4月30日,山东墨龙接连三次发布股价异常波动公告。

山东墨龙多次声称,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于本公司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也不存在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

此外,山东墨龙港股股价今年已经跌破1港元成为仙股。截至11月27日收盘,山东墨龙港股报0.79港元/股。

山东墨龙主要从事能源装备行业所需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油气开采用管、流体及结构用管、抽油机、抽油泵、抽油杆、钻机用缸套、阀门散件及铸锻产品等。

上市之时,山东墨龙曾定下到2020年,将公司建设成为国际领先的石油钻采专用设备制造及服务商这一目标。现在来看,这一目标只有通过寿光国资局来完成了。

近几年,山东墨龙的经营业绩是每况愈下。因2015年度、2016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负值,公司股票曾在2017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于2017年扭亏的山东墨龙,2018年4月公司股票被撤销风险警示。

在2018年维持一年盈利后,山东墨龙2019年业绩再恶化,归属净利润亏损约1.96亿元,同比下降312.28%。今年前三季度,山东墨龙归属净利润再亏损约1.7亿元。

相关热词搜索:山东 墨龙

上一篇:内蒙古满洲里有序组织全员核酸检测
下一篇:最后一页



首页 | 华早团队 | 华早简介 | 记者专栏 | 联系华早 | 版权声明 | 加入华早 | 业务体系 | 人员核验 | 华早文化衍生品 | 管理制度 | 华早大事记 | 撤稿申请 | 发稿系统

本站所刊登的华夏早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夏早报版权所有,转载请尊重版权,注明来源。

© 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

新闻爆料huaxiazaobao@126.com
在线咨询
QQ:281111172
新闻爆料
huaxiazaobao@126.com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