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灯塔新闻 > 正文

23年后查出计生办已取的避孕环仍在体内 失去生二胎机会
2020-11-10 19:45:09 来源:华夏早报-灯塔新闻 编辑:贺强

导读:湖南汨罗一对夫妻一直想再要一个孩子,但是多年以来却怀不上孕,多方寻医问药无果,最后发现“罪魁祸首”是取而未出仍留在体内的避孕环。

       华夏新闻-华夏早报讯(灯塔新闻首席记者 董一泽)终于等到可以生二胎了,避孕环也在计生部门“取”掉了,然而却一直怀不上孕,多方寻医也未果,就这样,家住湖南省汨罗市罗江镇红花山村的村民吴玉霞心心念念的第二个孩子23年都未盼来。本已经认命的她,却在今年六月,被一纸“避孕环仍在体内未取出”的诊断结果给击懵了。得知导致自己多年无法生育的原因后,吴玉霞夫妇愤而向当地计生部门讨要说法,目前尚未得到满意答复。
 
       吴玉霞今年51岁,她的丈夫翁先贵今年52岁。二人于1991年结婚,同年吴玉霞生下一女儿。没过多久,吴玉霞又怀孕了,“但在那个年代计划生育抓得严,不允许生,我们也服从了乡政府的安排,被乡计划生育办的带去堕了胎,并且在乡政府的要求下上了避孕环。”翁先贵称,当时政策规定,农村户口的第一胎是女儿的话,满6年之后才允许生第二胎。
 
       翁先贵告诉华夏早报-灯塔新闻,满六年之后的1997年,汨罗市计划生育委员会给他们发了二胎准生证。同年8月,由村委会妇女主任带队去乡计划生育委员会取出避孕环。
 


1997年3月,汨罗市计生委给吴玉霞发的二孩《准生证》。

       取环之后,他们用尽各种办法却依然无法怀孕,夫妻二人一直以为是自己身体的原因导致不孕。期间他们去医院做了各种检查治疗,几十年来花费数十万元,还曾一度导致感情危机,家庭差点离散。
 
       随着岁月的流逝,吴玉霞夫妻俩的年纪越来越大,慢慢就断了再生孩子的念头。
       
       直到2020年6月初,当地政府统一安排农村妇女在汨罗市妇幼保健院做免费妇女两癌筛查,才发现当年的避孕环仍留在吴玉霞的体内,即当年计生委的医生并未将其取出。
 
       “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这是人为绝了我们的后啊!农村里面都是讲究生男孩的,为了生男孩都是想尽各种办法,即使被罚款也无所谓。可是由于当年的取环手术实施失误,人为剥夺了我们合法生二胎的权利,让我们在家族中抬不起头,也使我们家丧失了一个劳动力。”翁先贵对记者说,如今他夫妻俩年纪已过半百,想想百年之后都无儿子送终,如果这是自己的原因他们也认了,可这是政府计生部门当年的失误才造成了现在这个情况,这对他们家的打击是巨大的。
 
       至于以前去医院治疗不怀孕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检查出避孕环还留在体内?吴玉霞称,因为以前计划生育抓得很严,达到条件的育龄妇女都要上环,“去医院检查不孕时,医生会问你取环没有,取了的话就不会再给你照B超那些仪器检查了。”
 
       翁先贵表示,事已至此无法挽回,只希望政府能给他们作出相应的补偿。“我和妻子都是农村人,因为后来无法生育,几十年来妻子在农村里受了不少气和委屈,到处看病吃药也花了很多钱。”
 


汨罗市妇幼保健院彩超报告单显示吴玉霞“宫内节育器位置正常”。
 
       据了解,经过与罗江镇政府多次协商,当地政府只愿意补偿两三万元。“计生部门的人说赔偿二三万或者给我爸妈申请低保名额,还说就这还要去申请开党委会之类的,最终能不能批还不一定!”翁先贵的女儿表示,多年来妈妈看病吃药的钱都不止那一点钱,“这个协商跟没协商一样,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尽快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经济补偿解决方案。”
 
       罗江镇分管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的副镇长周海林在接受华夏早报-灯塔新闻采访时表示,这件事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时间太久具体怎么回事他不太清楚。他接到吴玉霞和翁先贵夫妇的诉求后,进行了调解,镇里愿意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并解决他们夫妻的后顾之忧,比如为他们申请办理低保,但是他们不同意调解结果,他也没有办法,“我现在不可能再赔她一个小孩吧,这是不可能的。他们要求赔偿20万,也不可能啊!”
 
       汨罗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相关工作人员则称,不知道这件事。

相关热词搜索:计生

上一篇:广西灌阳县检察院检察长宿舍猝死
下一篇:最后一页



首页 | 华早团队 | 华早简介 | 记者专栏 | 联系华早 | 版权声明 | 加入华早 | 业务体系 | 人员核验 | 华早文化衍生品 | 管理制度 | 华早大事记 | 撤稿申请 | 发稿系统

本站所刊登的华夏早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夏早报版权所有,转载请尊重版权,注明来源。

© 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

新闻爆料huaxiazaobao@126.com
在线咨询
QQ:281111172
新闻爆料
huaxiazaobao@126.com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返回顶部